關於部落格
※來訪請看自介,謝謝。
  • 2683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許願竹【夏冬】



在他們的國家,

有一個傳統,

七夕那天,在竹子上綁上你的願望,願望就會成真。



「哥,你的籤做好了嗎?」

拉開了和室的紙門,黑色短髮的少年看著他正在書桌前端坐的兄長。

「嗯,我已經寫好了,歲呢?」噙著一抹溫文微笑的夏碎看著自家弟弟,反問了一句。

「我、我也已經寫好了。」

「是嗎?那我們等等在一起去綁許願籤。」

「我、我已經先綁好了,哥,你的籤寫什麼啊?」千冬歲湊過去想要看夏碎的籤上寫了什麼願望,不過很可惜的被擋住了。

「歲,你這樣不乖喔,居然先偷跑去綁籤然後想來偷看我的籤?」將自家弟弟微微凌亂的鬢髮梳攏,寵溺的笑著。

被一語道破心思的千冬歲臉色泛起紅潮,像是偷吃糖被抓到的小孩。

「不、不說這個了,哥,你今天會住在雪野家吧?」似乎急著想逃避這個話題,千冬歲連忙問著夏碎他最在意的事情。

「嗯?今天我會留下來陪歲喔。」

「真的嗎?那我現在立刻告訴僕人們說幫你準備一下。」聽到這個答案的千冬歲泛起了笑意,但不管內心有多喜悅,身教良好的他依然表現出神諭之所下任當家該有的氣度,輕巧地緩步走出和室。

看著千冬歲,夏碎勾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  *  *

夜風微涼,

雖然說是夏天,但是晚上的風仍吹起些許的涼意。

背後的竹簾也因風的吹拂而晃動著。

月色照著廊下依偎的兩人,

他們肩併肩而坐,看著未圓的上弦月還有滿布夜空的星輝。

誰都沒有打破這甜蜜的靜謐夜色,

不需要言語,僅是兩人互相依偎,那就已足夠。

放置在身旁的薰香燃起了絲絲若有似無的香氣,瀰漫兩人之間的氛圍。

手指互相緊握著,

你們各自體會著彼此的溫度將之與自己容為一體。


他的手拂上了他的臉,打散了寂靜。

夏碎摘掉千冬歲的黑框眼鏡,

「我喜歡我的歲不戴眼鏡的樣子。」

聽到這句話的他紅潮從臉頰瞬間漫延到頸項,千冬歲向來無法抗拒夏碎溫文的笑容。

「哥......」聲若蚊蚋,他將額頭抵上了夏碎的胸膛,

聽著他的心跳。

他的籤上綁上了他的願望,而他亦然,

縱使他的願望似乎跟本人說會更有用,但他仍然選擇沉默。

他們都很自私,

自私的、一味的,用自己的方是在愛著對方,

無論對方是否知道。

但今夜,

他可以毫無保留的陪伴在他身旁,

簡單的連身浴衣,綁在身後的結被熟練地解開,

月色與千冬歲白皙的肌膚相互輝映著,

夏碎著迷的看著眼前不似平日精明的弟弟。

千冬歲沒有拒絕,

順從地看著夏碎將他抱起,

輕柔的力度像是在對待一件易碎的珍寶一樣,

他躺在鋪好的棉被上,

藉著微弱的星輝及月光看著身上的那人。

伸出手,描繪著與自己如出一轍的臉龐,


唇緊密的貼合,舌尖輕挑的挑弄口腔的細膩神經,

從唇角額際到耳後,最後停留在平坦的胸前。

細碎的呻吟從嘴邊洩漏出來,你的手環住了他的肩他的背,

勾勒著你方才所書寫的願望,

只有一句話,只有一個願望,

你在強烈且深刻的撞擊之下反覆喃喃地念著,

你知道他有聽到你所說的話,

你聽到了他的回答,

而他說,那即是他的願望。

『我希望夏碎哥可以永遠陪著我,在我身旁,陪我走過無數個下著雪的冬天。』

『我希望千冬歲可以永遠陪著我,不要離開,讓我陪他走過無數夏季的草原。』


*  *  *

尾聲

「千冬歲,以後不要再請人幫我準備房間了。」叫住千冬歲,夏碎朝他勾勾手。

「?」他不解,但仍是走到了夏碎的身邊。

「以後我睡你房間就可以了。」低低的在耳邊說著這句話,他看著臉又迅速通紅的千冬歲,笑得一如平時溫文。


*  *  *

後記:

媽的咧還是沒有H(遠望)

是說夏碎講得一句話讓我笑好久,

「今天我要陪歲。」→「今天我要陪睡。」

靠XDDDDDDDD

明明是自己打出來的可是我還是笑好久XDDD

夏碎你來陪我睡好了我床很大!!(被千冬歲幹掉


總之七夕冰漾夏冬賀文我打完了YO

去死去死團因為特傳所以找到了人陪ˇ(也夠悲哀


下次我真的會打出H了(握拳)(大概)(靠)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