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來訪請看自介,謝謝。
  • 2683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H文(3)

夜已深了。

集會結束後,迪諾法拉利與雲雀恭彌併肩走在回去的路上,

沉默圍繞在兩人身旁,縱使雲雀恭彌本來就不多話,但這異常的寂靜使得迪諾法拉利終於開口。

「恭彌...那個...」

「......」雲雀恭彌的腳步一個踉蹌,無預警地突然倒在迪諾懷裡。

「恭彌!!你怎麼了!!」緊張的語調完全令迪諾喪失了平時的從容。

「回.....去...」僅僅說了兩個字,卻彷彿用盡了雲雀恭彌的力氣,此刻的他是靠著迪諾法拉利才勉強站立的。

迪諾法拉利沒有想太多,立刻橫抱起雲雀恭彌回到他們的住所。輕柔地將他放在床上,迪諾法拉利才看清楚雲雀恭彌的表情。

白淨的臉頰泛起了不正常的紅暈,緊閉的雙眼、快速且不均勻的呼息,再再說明著雲雀恭彌的不適。

迪諾法拉利著急地看著雲雀恭彌,正打算起身找人幫忙時,雲雀恭彌拉住了他的衣袖。

「恭彌你要說什麼嗎?」俯身貼近雲雀恭彌,然後迪諾法拉利意外地發現,

「恭彌你是不是喝酒了?」其實不需要多問,從雲雀恭彌身上所散發的一股淡淡酒精味,迪諾法拉利就可以判斷了。

而且還可以知道,雲雀恭彌的酒量非常地差,要不是憑著他過人的意志力,或許早就直接倒在會場了。

「恭彌你先忍耐一下,我去拿水過來。」突然發現原來雲雀恭彌有如此可愛的另一面,迪諾忍不住輕笑著。

但雲雀恭彌似乎不想讓迪諾離開,手臂勾住了他的頸,迪諾法拉利一個重心不穩便壓住了雲雀恭彌。

「好...熱...我好...熱..」半睜的黑眸迷濛著,輕啟的唇正難耐地喘息。

迪諾法拉利看著身下因酒精的效力,而比平時更加嬌艷的雲雀恭彌,似乎是覺得不舒服,雲雀恭彌又不安地動了一下。

然後迪諾法拉利彷彿聽到了自己理智碎裂的聲音。

還來不及意識到什麼,只是當迪諾回過神時,兩人已吻得難分難捨,不同於上次迪諾的忍耐克制,這次的他早將理智給拋到了九霄雲外。

紅酒的香氣混合著雲雀恭彌的唾液,迪諾法拉利毫不吝惜的全部接收,雲雀恭彌也大膽地回吻著。

兩人的舌在彼此的口腔內盡情的追逐著,嘴唇、牙齒、舌尖,迪諾法拉利不停地吻著,直到雲雀恭彌幾乎無法喘氣,才依依不捨的放開。

眷戀地舔去殘留在雲雀恭彌嘴角的銀絲,這次的他不再像上次輕易放開雲雀恭彌。

他再次低頭吻住雲雀恭彌,從額頭、眉間、眼角,每一處都沒放過,而他的手則不安份地在雲雀恭彌身上游移。

將襯衫的扣子一顆一顆的解開,雲雀恭彌白皙的身體暴露在迪諾法拉利熾熱的目光下。

漂亮得讓迪諾看得目不轉睛。

他的吻漸漸往下延伸,在頸部、鎖骨,留下了許多淫靡的痕跡,然後停留在胸膛上那抹粉色。

「唔...嗯...」突然感受到了火熱的碰觸,雲雀恭彌不安地騷動著。

看到這樣的雲雀恭彌,迪諾法拉利再也耐不住自己那蓄勢待發的精力。

手往下移到了雲雀恭彌的慾望,在迪諾法拉利熟練的搓揉下,揚起了漂亮的弧度。

濕潤的唇吻到了大腿內側,細緻光滑的肌膚禁不起如此直接的碰觸,雲雀恭彌的手不自覺地抓著被單。

迪諾法拉利斟酌著時機,認為雲雀恭彌已經漸漸適應後,他將手探到了雲雀恭彌的身後。

修長的手指伸入那小巧的入口,感受著雲雀恭彌體內的溫熱,然後由一根手指漸漸增加到兩根手指、三根手指,擴張著那入口,直到確定了雲雀恭彌可以完全容納自己。

腰身慢慢挺進,迪諾法拉利緩緩將自己的昂揚送進雲雀恭彌雲雀恭彌的體內,不敢過於莽撞,迪諾法拉利的動作非常輕柔。

「唔!!」感覺自己的體內被一股無法言喻的力量充實、擴張著,雲雀恭彌弓起了身子。

為了讓自己更方便於動作,迪諾法拉利撐起雲雀恭彌的上半身,使雲雀恭彌的手環繞著自己的頸。

「吶、恭彌,把身體放輕鬆..」恍若魅惑般的低沉嗓音迴繞在雲雀恭彌耳際,黑色的眼瞳失神地望著那金色,然後像處在流沙裡一樣,黑色在金色裡沉淪。

雲雀恭彌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動作,只能無助地攀著迪諾法拉利,任他對自己予取予求。

迪諾法拉利很滿意雲雀恭彌如此溫順的舉動,於是他愛憐地在雲雀恭彌的耳邊呢喃著。

「恭彌你真是可愛呢。」輕笑著在他的耳際呼出灼熱的氣息,敏感的身子幾不可見的顫抖了一下。

等到雲雀恭彌已經完全適應了自己,迪諾法拉利開始律動,插入、抽出,不斷反覆著,輕柔,卻不失力道。

「....啊...嗯..」縱使身體已經漸漸適應,但這突如其來的撞擊對雲雀恭彌仍是莫大的刺激。俊秀的臉皺起了眉,環住迪諾的手不受控制地加重了力道。

迪諾法拉利也忍耐得很辛苦,顧忌著雲雀恭彌的身體,他不敢過於急躁,然雲雀恭彌無意識的動作卻不斷撩撥著他的慾望,打擊著他的理智。

就好比,現在的雲雀恭彌正用雙腳環著他的腰,彷彿乞求迪諾給予更多一般。

「恭彌恭彌你真的一直在誘惑我呢,到時候果我可不會負責喔。」迪諾咬著牙,將自己送進了雲雀恭彌的深處,然後開始激烈的抽插。

「呼啊....嗯...唔...」劇烈的撞擊使雲雀恭彌只能發出無意義的單音,汗濕的黑髮散落在前額,與他迷離的黑眸相互輝映,勾勒出一幅令人心醉神馳的畫面。

迪諾法拉利一次比一次更加深入的昂揚幾乎奪去了雲雀恭彌的呼息,直到最後迪諾法拉利在他的體內釋放出熱情,而他也在同時滿足的發洩出來後,才又得到了呼吸的能力。

激情過後,雲雀恭彌偎在迪諾法拉利的懷裡劇烈地喘著氣,迪諾緊摟著懷裡的人,愛憐地吻著他的臉,兩人相擁著沉沉睡去。

=================================================================================

和煦的朝陽透過窗,照射在床上赤裸的兩人身上。

金瞳望著眼前熟睡的黑髮少年,睡著的他沒有平時明顯的殺氣,稚氣未脫的臉龐有如上天精雕細琢一般,透著白瓷般的光滑。

手指輕撫著柔細的黑髮,而因為這輕微的碰觸,雲雀恭彌睜開了眼睛。

他不是會逃避的人,所以縱使那一瞬他真的有殺了迪諾法拉利的衝動,他還是忍了下來。

看到已經清醒的雲雀恭彌,迪諾法拉利立刻抱緊他,不讓他離開。

「唔...放開我!!」想要掙脫迪諾法拉利的桎梏,無奈兩人的力量過於懸殊,雲雀恭彌只好放棄掙扎,乖乖讓他抱住。

「恭彌恭彌你知道嗎,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很愛你,可是你呢?恭彌你呢?在你的眼裡我是什麼?」沙啞的聲音低迴在耳際,迪諾法拉利只是希望能得到一個明確的回應,不論是好是壞,至少他不要再讓自己沉醉在虛無的幻想裡。

雲雀恭彌看著迪諾法拉利覆著後頸的金髮,那閃耀著陽光得漂亮金色,他一直很喜歡。

「.....你...是我的光...」像在吟詠著什麼一樣,雲雀恭彌低低的回應著,不給迪諾詢問的機會,逕自下床穿上衣服。

在迪諾法拉利仍思索著雲雀恭彌的話的同時,雲雀恭彌把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丟給迪諾法拉利,冷冷的要他穿上。

然後打開窗戶,幾乎是同一時間,身為黑手黨的直覺令迪諾法拉利大喊,

「恭彌!!!趴下!!」

「砰!砰!」兩聲槍響破窗而入。

第一槍因為迪諾的呼喊,所以雲雀恭彌避開了要害,但擦過左肩的子彈仍劃開了皮膚,滲出殷紅的血。

第二槍卻直接打中了擋在雲雀恭彌身前的迪諾法拉利,子彈穿過了左胸,雲雀恭彌眼前是一片怵目驚心的紅,血的顏色佈滿黑色的瞳。

開槍的那人早已被加百羅涅的槍口指著,但雲雀恭彌無暇理會,只是看著迪諾法拉利在眼前倒下。

「BOSS!」羅馬利歐等人衝進房裡時,看到的是身為加百羅涅首領的迪諾法拉利倒在血泊中,旁邊還有肩膀留著血的雲雀恭彌。

「快!把BOSS跟雲雀先生送到醫院!!」飛快下著指令,迪諾法拉利和雲雀恭彌在第一時間被送進了醫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