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來訪請看自介,謝謝。
  • 2683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H文(終)

刺鼻的消毒水味瀰漫著房間,雲雀恭彌看著躺在病床上的迪諾法拉利。 

雲雀恭彌身上的傷口已經包紮過,並沒有大礙,然而迪諾法拉利卻一直昏迷著。在送進急診室時,因傷口接近心臟加上失血過多,迪諾法拉利在鬼門關徘徊了一天,才好不容易撿回一命,而今天已經是他昏迷的第二天。 

 手
指拂過他的髮、他的額、他的眼,細細描繪著他的輪廓。

吶、吶,趕快睜開眼睛好不好?雲雀恭彌的額雨迪諾法拉利相抵著。趕快睜開你金色的眼瞳,那個雲雀恭彌最喜歡的眼瞳。 

他沒有說,一直沒有說,他一直很喜歡迪諾法拉利、一直一直很愛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目光就一直看著他,沒有離開。他回想著在迪諾法拉利倒下時說過的話。


「恭彌
……幸好,你……沒事。」意識已逐漸模糊的他虛弱的說著,可是那雙手仍緊緊抱著雲雀恭彌,像是守著最珍貴的寶藏一樣。


視線突然朦朧了起來,於是雲雀恭彌伏下身,趴在床邊。


他是他的光,是照亮他黑暗世界的光,是將他帶入另一個黑暗的光。


可是他無所謂,為了迪諾法拉利,他願為黑暗吞噬,願為血腥包圍。
 

迪諾法拉利清醒時就是看到這一幕,雲雀恭彌趴在床邊睡著,看看天色,已是深夜。

本來就纖細的身子似乎更加瘦弱了。


恭彌一直在照顧我嗎?迪諾想著。

的確,從迪諾進急診室直到現在,雲雀恭彌一直待在他身邊,他希望迪諾法拉利清醒時,看到的第一眼是自己,是他最喜歡的雲雀恭彌

稍微動了一下,卻發現他的手被雲雀恭彌握著,而就因為著麼一動,雲雀恭彌醒了過來。 

「恭彌,,,,,,」迪諾法拉利輕聲說著。

而雲雀恭彌卻將臉埋進了迪諾的掌心。


「醒來了,你終於醒了
……」一樣是冰冷的語氣,但卻夾雜了幾聲哽咽,還有深深的自責和內疚。


如果不是他,如果不是為了保護他,迪諾就不會受到重傷了。

纖細的肩膀顫抖著,迪諾法拉利心疼的看著眼前的他。 

「恭彌恭彌,我是不是太沒用了?居然連自己最重要的人都保護不了。」像是自嘲般的說著,迪諾法拉利真的痛恨自己的無力。 

「恭彌,我還是不願意你踏進這個黑手黨的世界啊,所以如果哪一天,你厭倦了
,那你……! 

「別說了……」雲雀恭彌以吻堵住了迪諾法拉利想說的話。

 「我不會後悔。」輕輕地,在雙唇離開之際,雲雀恭彌對迪諾法拉利許下了誓言,

無所謂血腥,無所謂罪惡,

一如迪諾法拉利對他的感情,雲雀恭彌把未來交給了眼前的男人,

永不後悔。 

後記: 

澤田綱吉絕對沒有想到自己會撞見這一幕,好不容易等到里包恩說可以探望迪諾法拉利了,他當然是立刻跑到醫院去探望,連同山本武以及獄寺隼人。

才推開門,澤田綱吉立刻就想離開。 

因為他看見了躺在床上衣衫不整的迪諾法拉利和雲雀恭彌。 

不管是開始前或是進行中甚至是完事後,澤田綱吉都知道, 

自‧己‧死‧定‧了。 

在感慨自己的短暫人生時,大腦卻快速的浮現一個念頭,

一定是里包恩故意的

而他現在一定仍在某個地方優閒地喝著咖啡,嘴角或許噙著一抹冷笑。 

然後他在雲雀恭彌的拐子飛過來時,當機立斷領著山本武和獄寺隼人逃之夭夭,而似乎在逃跑時聽到了山本武對獄寺隼人說:「嘛嘛,隼人,下次我們也來玩。」的這種對話。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