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來訪請看自介,謝謝。
  • 2683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十題] [特傳] 題目 09夏戀 (夏冬)


*  *  *

「嗯......夏碎哥......不要......」

初夏清晨的陽光柔柔地透過了潔白的窗簾,照射著床上相擁的兩人。

「我的歲還是這麼敏感呢......」呼出一口甜蜜的熱氣,他滿意的看著那個身下那個佈滿情慾痕跡的人。

「還不肯起床嗎?」再繼續玩下去的話後果一定會不可收拾,雖然他對自己的自制力還算有把握,但是會堅持到什麼程度他也無法肯定。

掀開兩人身上唯一的遮蔽物─棉被,夏碎輕巧的從床上躍下,走到落地窗旁拉開窗簾。

偌大的房間一下子就充滿了陽光,微微刺眼的光線讓仍然躺在床上的人瞇起了眼睛。

「唔......」皺起了眉頭,千冬歲嘟起了嘴,手則是揉著後腰,無言地抗議著昨天的激烈運動。

雖然說是自作孽不可活,不過一想到昨天的景象,一張臉又開始緋紅了起來。

「歲在發呆嗎?」望著眼前突然被放大的那張好看的臉龐,千冬歲著實被嚇了一跳。

「臉怎麼這麼紅呢?不會是發燒了吧?如果發燒的話今天的行程就要取消了喔。」將自己的額頭抵著千冬歲的,夏碎戲謔的看著自家弟弟的反應,他當然知道千冬歲在想什麼。

「才、才沒有臉紅,我要去洗手間了。」滿臉通紅的推開夏碎,千冬歲立刻跑進了浴室,留下笑得很燦爛的夏碎。

或許是被冰炎帶壞了吧,總是喜歡看著最喜歡的人一臉慌張的樣子。夏碎想起千冬歲彆扭的樣子,嘴角便不自覺的浮起了笑意。


「好了,我準備好了,夏碎哥,可以出門了。」迅速的梳洗完畢,戴上黑框眼鏡的千冬歲又是一副精明的樣子,雖然這樣的千冬歲也很可愛,但是......

「今天不可以戴眼鏡喔,我要好好看著我的歲。」唇邊勾起了漂亮的弧度,夏碎拿開了戴在千冬歲臉龐的眼鏡。

「哥......」有點慌亂,千冬歲想要拿回眼鏡。

「沒關係,今天只有我們兩個人而已。」

手牽起了千冬歲的,張開了移動陣,再次睜眼時,他們來到一個開滿櫻花的山丘。

「漂亮吧?」

「夏碎哥......這裡不是?」

「是的,這裡是我母親生前最愛的地方。」沒有情緒的起伏,夏碎望著山坡上一望無際的櫻花。

「在我母親死後,她的屍體交由藥師寺家的人處理,我無法幫她留下什麼,不過,」

「我將她最深愛的、父親所送她的髮簪還有父親送她的和服,一起葬在這裡。」手指著眼前的櫻花樹,在樹根處的地方有一個小小的隆起。

櫻花的花瓣飄落在兩人眼前,

他們靜默了很久、很久。

「為什麼帶我來這裡?」低低的開口,他知道的,失去至親的痛苦,因為他也差點失去過一次。

「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想跟母親說。」握緊了千冬歲的手,夏碎凝視著眼前的衣冠塚。

「我與我母親有過約定,當我找到我最珍惜的人時,要第一個告訴她。」

「嗯?」不解地抬起了頭,千冬歲看著夏碎洋溢著笑容的臉。

「我要告訴母親,我找到了歲,我最珍愛的人、最想要守護著的人。」勾起了千冬歲的下顎,他在千冬歲的唇上輕輕的啄了一口。

「哥、哥......這樣不好吧......在大姨面前......」沒料到夏碎會突然的吻他,雖然很高興,但是他仍拉著夏碎的衣袖,訥訥的開口。

「沒關係的,我說過了,你是我最重要的人,難道我的歲不喜歡嗎?」露出受傷害的表情,夏碎看著千冬歲。

「不、不是的......」看到夏碎露出這種表情,千冬歲連忙否認。

「何、何況......」低下頭,千冬歲在夏碎懷裡輕輕摩蹭著,

「嗯?何況什麼?」聽不清楚千冬歲的話語,夏碎問。

「你都已經說我是你的人了......還會讓我反悔嗎?」羞紅著臉,千冬歲說出的話讓夏碎更開心的把他緊摟在懷裡。

「我的歲當然不會反悔的,歲可是我的寶貝呢。」親暱的摟著千冬歲,夏碎毫不猶豫的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這個夏天、櫻花樹前,飛舞的櫻花辦圍繞著兩個相愛的人,

一如冬天的孩子愛著夏天的孩子,

夏天的孩子會一直一直保護著冬天的孩子、深愛的冬天的孩子,

永遠、永遠。


*  *  * END *  *  *


後記(???

夏碎你好心機!!還會裝無辜!!(明明是自己寫的)

冰漾的糖被夏冬用完了怎麼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