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來訪請看自介,謝謝。
  • 267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我愛他【亞凡】

特殊傳說同人二次創作

我愛他

亞那X凡斯




我愛他 轟轟烈烈最瘋狂

我愛他 跌跌撞撞到絕望

該怎麼去愛




『凡斯、快走!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們攻打的是那個地方!』

『告訴我、你的戰場在哪裡!』


殷紅的鮮血交織著淚水自精靈的眼中滑落,你以顫抖地聲音說出了你最不想聽到的事實。

『......你們去攻打妖師一族?』

於是沉默之後,你們迎接的是飄揚著血腥與死亡的戰場。



───我詛咒你們,西之丘、冰之牙,黑暗會籠罩,生命會消逝,西之丘土地不會再有任何生機,而我眼前的會死絕,這是你們應該要付出的一切!


黑髮青年看著西之丘上破敗的旌旗,

倒在四周的是不再散發出光芒的精靈武軍還有躺著血液已乾涸的族人。

黑色的眼瞳很冷、很冷,

冷到令人看了悲傷。

你將同樣驚愕的精靈毫不留情地摔在地上。

───亞那瑟恩‧伊沐洛,你不會太快死亡,你應該痛苦的直到最後,愛人、子孫都要承受妖師的憎恨,驍勇善戰的三王子,我詛咒你們!


詛咒的話語隨著箭矢一同沒入了精靈的肩膀,你看著精靈無聲地落淚然後不再回頭。


被烽火煙硝的金色楓林,

你們曾在那片灑落著燦金顏色的林子中奔跑與追逐,

你們曾在山谷的洞穴中分享你們的秘密,

妖師首領與冰牙精靈三王子,

曾經,是朋友。

我愛他,轟轟烈烈最瘋狂

我的夢狠狠碎過卻不會忘

曾為他相信明天就是未來

情節有多壞,都不肯醒來

亞那亞那、亞那瑟恩‧伊沐洛,

你曾經跟我說過,精靈與妖師是可以和平共存的,對吧?

我還相信著你,那你呢?



風之精靈不再為充滿戰爭的大地歌唱,

戰火蔓延了整個世界。

側聽人心、幻化為實。

就因為這點所以人們畏懼妖師迫害妖師,

銀白的月色柔和地灑落在他批散的銀髮下,

為他批上了一層輕柔卻卸不下的悲傷。

他從來就沒有恨過他,即便他給予的是永生的詛咒。

凡斯,你恨我嗎?

詛咒侵襲著他的全身,精靈微弱的光芒被黑色的氣息包圍然後覆蓋。

『凡斯,妖師為什麼不好?』

冰牙三王子曾經天真地問過這樣的話語。

他從來就沒有介意過妖師與精靈的隔閡,

妖師是帶來災厄的黑色種族,每個人都這樣對他說,

可是凡斯從來沒有害過他,只是靜靜地坐在一旁閱讀和製藥,

他總是看著那擁有恬靜表情的青年,宛如黑曜石般的眼瞳有的是純粹的善良。

可是他、驍勇善戰的冰牙三王子,歌詠和平與無爭的精靈,毀了無辜的妖師一族,

是他用他的手,將血色灑在西之丘,是他親手,將那似潭水般深邃的黑色眼瞳蒙上了腥紅。

精靈在月光下無聲流淚。

凡斯、你一定不會原諒我了吧?




他坐在鬼族的營帳中,提筆寫下了一個又一個的計謀,

每一個環節都由精靈聯合軍的鮮血刻劃。

黑色的軍隊在殺戮與血腥中行進。

領軍的是冰牙族,三王子的軍隊。

黑髮青年斂下了眼睫,停筆。

只要心之所想,即可為真。

他想著精靈軍的落敗以及鬼族的勝利。

亞那、你們是沒有勝算的,只要身為妖師的我站在鬼族這一邊。

嘴角牽動了苦澀的弧度,他呼出一口悲傷,

不想記起的,卻偏偏忘不掉。

當初你說的,我仍然傻傻地相信著,

『凡斯、我想跟你一起走過無數的風景,你願意陪我嗎?』

當初那樣溫柔的話語被戰火無情的撕裂,像是利刃一樣嘲笑著他那不顧一切信任。

亞那、你已經不再需要我陪了吧?

我愛他,跌跌撞撞到絕望

我的心狠狠傷過卻不會忘

我和他不再屬於這個地方

最初的天堂,最終的荒唐
 
 


那個洞穴中,有著過往的痕跡,

當一切都還沒發生,

他仍是他愛的凡斯、他仍是單純的亞那,

他們總是彼此靠著,仰望著星空及銀月。

『凡斯、明天做點心賞月好不好?』

『拜託你什麼都不要動,我做就好了!』

『咦?可是我想跟凡斯一起做!』

『你如果明天還想賞月而不是被我送去見主神的話,就乖乖的不要動。』

『凡斯好過分---!』

總是笑著度過每一個白晝夜晚,

那時的他們沒有妖師與精靈的界線,

於是當第一個死亡的精靈出現時,他們便註定了要為未來選擇分道揚鑣。

『宣戰的時間到了,你怎麼說?』

『我詛咒他。大戰無友,若他阻擋我們去路,我詛咒他,以意為靈。讓他消失在我們之前,用他的血洗開我們的大地。』

如果還有遺憾,又怎麼樣呢

傷了痛了懂了,就能好了嗎

曾經倚靠彼此的肩膀

如今各自在人海流浪
 


精靈軍以破竹之勢逼近鬼族,

由冰牙三王子率領的武軍在湖畔紮營。

『三天後,出軍殺了冰牙領導人物。』黑髮青年面無表情地對眼前的低階士兵下達指令,

鬼族的氣息讓他厭煩。

接到了命令的士兵退下,偌大的營帳只餘你一人。

視線被角落一張毫不起眼的紙片吸引,他當然知道紙片的內容,只是你在閒暇時間,隨手的幾個筆畫,對這場戰爭沒有任何影響。

但你仍然小心翼翼地拾起紙片將之放進衣襟。

亞那、那已經是我看不到的未來。

孤身一人往精靈駐紮的地方走去,已是黃昏的景色你卻勾起了許久不見的笑容。

這個顏色,與那一片他們曾共享的楓林是同樣的顏色。

身後細碎的腳步聲讓他瞬間警覺這裡是精靈軍的營地,你轉過頭,有點訝異地看著來人。

「凡斯?是你嗎?」

「冰牙的三王子,你不怕被埋伏嗎?」嘲諷的語氣,沒有溫度的黑瞳看著眼前曾經熟悉的精靈。

「太好了,果然是凡斯......我還害怕之前戰場的時候你也在裡面,我無法分辨氣息......」

抽出了腰間的配劍,劍鋒映著寒冷的光芒,直指精靈的胸膛。

精靈仍是笑著,絲毫不將眼前塗滿著黑咒及劇毒,足以殺害他的武器放在眼裡。

堅毅漂亮的臉孔搭上那一抹溫和的笑容讓你移不開視線,

分別後,只在雙方交戰的戰場上冷冷地撇過幾眼,近距離接觸後才赫然發覺,

他已經不再是先前自己所認識的精靈。

時間在戰火中無情地流逝。

「凡斯,你似乎變了呢?」偏著頭,精靈銀白色的眼眸注視著黑髮青年。

視線在對上的同時,你幾乎有一種錯覺似乎回到了從前。

「......」面對精靈的問話,你才發現你開不了口。

亞那亞那、我沒有變啊,我還是那個相信你、愛你的凡斯。

亞那瑟恩‧伊沐洛,是你變了、是你背叛了我的信任,用我族人的鮮血抹煞了曾經我堅信的感情。

「如果你還不想死,奉勸你快回自己的營地。」於是你只能逃避他的問句。

精靈沒有聽見你說的話,兀自向前,直至黑色的劍鋒穿透他的胸膛。

白色的血液沿著刀鋒緩慢流淌,精靈卻恍若絲毫感覺不到疼痛。

「我與凡斯約定好,所以我想告訴凡斯......喜歡的女性,是焰之谷的公主......」

精靈的手越過劍鋒緊握著你的,你幾不可見的顫抖了一下並沒有推開那雙手。

於是銀色的眼睛閉上,染上黑暗與毒素的精靈緩緩倒下。



『精靈的異世之眼不是用來看現世的。被黑暗氣息侵襲的三王子,漸漸失去了觀看現世的能力,』

『亞那他,最後才知道,他們攻打的是妖師一族。』

『安地爾!』鬼族被按在山壁上,黑色的眼瞳充斥著狂亂與憤怒。

『為什麼你不阻止......』

深藍色頭髮的鬼族只是輕蔑地笑著看著,

笑著看著精靈與妖師的感情;看著笑著妖師與精靈的絕望。

黑髮青年無力地攤倒在地,淚水模糊了視線,滑落臉頰。

他做了什麼......他做了什麼!

是他拒絕了解真相,親口下了最惡毒的詛咒、毀了他所愛的人。

如果還能重來,他願意聽精靈的解釋,

如果還能重來,他想回到過去那段,他們親密玩樂的日子,

如果還能重來,他想詛咒的,其實是他自己。

他不會死他不會死亞那他不會死......


『不要恨我。』

於是黑髮青年離開了擁有他們回憶的洞穴,不再回來。

我愛他轟轟烈烈最瘋狂

我的夢狠狠碎過卻不會忘

逃不開愛越深越互相傷害

越深的依賴 越多的空白

該怎麼去愛
 



精靈閉上的雙眼流下了眼淚,

縱使身上的毒素與傷口已經被心血來潮的鬼族治癒,

可是他知道,

凡斯再也不會回來了......

那個黑髮黑瞳,有著恬靜表情的妖師,再也不會回來了。

凡斯凡斯......

我喜歡的人,是焰之谷的公主......

因為他有跟你一樣的倔強表情、跟你一樣不輕易妥協的堅決,

凡斯凡斯......

你還恨我嗎?

我愛他,跌跌撞撞到絕望

我的心狠狠傷過卻不會忘

我和他不再屬於這個地方

最初的天堂,最終的荒唐

精靈軍對鬼族的最大戰爭,在妖師死亡後步入完結,

湖畔的古戰場,

精靈流著淚水為妖師埋葬。

曾經如黑曜石般純粹的深邃黑眸,再也無力睜開,

曾經笑著罵過精靈的嘴唇,再也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妖師的身上有被詛咒的黑色咒痕,

那是為了贖罪所能做的,最微不足道的補償,

一小張紙片從衣襟裡掉下來,

那是妖師在閒暇之餘的幾個筆劃,

精靈已看不見紙片的內容,但是他卻清楚感受到,繪者作畫時的那一股無法宣洩的哀慟。

如果還有遺憾 是分手那天

我奔騰的眼淚 都停不下來

若那一刻重來 我不哭

讓他知道我可以 很好
 

───
亞那瑟恩‧伊沐洛 

───我愛他。


 FIN


後記:


標題內容靈感來自 叮噹─我愛他

聽的時候很有愛打的時候愛變成邊際效用遞減(靠北

總之最近像是轉性了很喜歡打悲文*(看中

噢我這篇超難得有焰之谷公主跟老安(?

另外我真的是爆字數王/59

原本想要2000字結束的結果多蹦出了1000多個字(枯萎

凡斯不知不覺被我傲嬌掉了(靠

還有一篇文大概有五分之一是原文我超恥的(掩面

精靈講話都好有禮貌我不會揣摩啦(痛CRY(被拖出去

可惡我只會跟學長一樣用靠來做開頭而已啊!!!!!(被種

這就是為什麼我賽安打不出來的原因(挺腰(去屎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